新闻资讯
摸清小麦面粉的内幕,不想吃超市的面粉,他深入了加工现场粗粮王面粉
发布时间:2022-02-20 18:07:49
  |  
阅读量:68637  |  千百姓粗粮王石磨面粉  |  千百姓粗粮王农场

今天周末,11月27日上午

冬季,天有些冷,有些枯燥,粗粮王面粉但如果去追寻一段旅程,探究一下生态面粉加工源头,好像也是别有一番生活的乐趣。

99%的人吃过馒头。60%的人没见过卖粒什么模样。

朝阳双塔,东经120°27,北纬41°35’,干旱丘陵地区,农业上基本不种麦子。我52岁了,没亲眼见过麦子,没亲手摸过麦子,虽然见过电视片中,金黄的麦浪。但对于小麦,没有感性认识。家里吃的饺子,白面,我有一种好奇,为什么有人叫全麦,有人叫麦芯粉,有的面发黑?什么是麦麸子?精粉是怎么做出来的?什么叫生态小麦粉?麦子是原粮,为何超市卖粗粮王面粉出去的面有超细粉,有精粉,有一级粉?为何有的面有筋,为何和(huo)面时却黏?

在食品越来越不安全的情况下,这些疑问在脑海中盘旋了两三年,今天要去探个究竟,那就要走向源头。

22日,200斤的小麦搬到了银河小区。放置5天,今天我们要将麦子进行原生态加工,看一下自家的面粉与超市的面粉口感上有什么不同。学问就是先发问,再进入现场,经过动手操作,得来的叫直接知识,所谓实践出真知,面粉加工厂这五个字,在我的认知中,城里没有,只好开车,到长宝乡,这一回,导航不行了,摇开车窗,问老乡,很快粗粮王面粉找到了地址,在长宝卫生院侧面。

来加工的不少,一位农民大哥,正在加一车玉米,是喂猪还是羊没有去过问。

我们的麦子怎么加?向厂主老孟询问。我们双方是陌生的,他是专业的,在彼此的碰撞中,我们觉得我们很可笑,此前的认知很可笑,自我想象的面粉,原来以为,小麦进入机器,第一遍是粗的,有糠,是非精粉,肯定营养好,第二遍是稍细的,第345遍就更精细了。结果,老哥打破了我们的认知,告诉我们,没有什么12345遍。这个我脑海自己编制的程序是不存在的。什么叫面芯?黑面,红面,精面,白面是怎么来的,他知道,粗粮王面粉但听他解释起来,我的大脑尽量去理解,也是理解不到位。干脆,先干吧,干了就明白了。

第一道工序,打开小麦的袋子,袋口是用线编织封口的,怎么解开?翠竹狠狠地,用利剑的方式,拿着剪子,对着塑料袋,就是一个破坏。很干脆,简单麻利,快,缺点是毁灭、破坏、杀伤力强。翠丹则是精细型的性格,忘记了口诀,但仍然从容的告诉我,“单面朝我,从右向左”。方法很灵,解开了小麦的封口。我心想,我就是不学这个手法了,自己学一些商业模式,股权设计,利益分配,雕虫小技的技,我做个意识遮蔽吧。

解开了袋子,粗粮王面粉我变成了搬运工,把小麦倒入机器。电闸一开,皮带一转,第一步,去皮儿,轰轰的马达,在小车间内就响了起来,这里的气场就变了,有一种热腾腾的感觉,在心中,从平静的空气振动转换到隆隆的电机流转,电机的转动仿佛把我带入了另一个时代,工业时代,也把小麦粒的生活带出了田园,它也踩上了电气化工业化的节拍。

二三十分钟后,漏斗中漏出的米粒,脱皮完成,第一步结束,来到了一个容器,要进行一下晾晒,又要拌两舀子(约两公斤)的水,此时是人工搅拌,这种加工模式是粗加工,我估计,解放前,粗粮王面粉荣氏家族从洋人那里买来设备,做面粉生意,用的就是和这个设备类似,也估计中粮集团,如今的小麦粉加工机器应该是先进的,应该是上百万元才能买到,但在这个乡村,就这个,1到2万元,就能买到这加工机器,就可以满足百姓的生活。

人工搅拌之后,时间已过去40分钟,我才知道加面工厂的老哥,也是老板的身份,只负责照管机器,其余的活儿他不干。就是说,面的加工要一两个人工,人工费要计入面粉的人工成本,十公里的车程,油耗,也是要计入面粉成本的。

接下来把麦粒用撮子放入袋子,三个人协力,粗粮王面粉装入另一个机器,加工机器,这是一个大漏斗,连接一个电机,电机与漏斗间,约两米是传动皮带,电开关一打开,轰隆一声响,小麦子又进入了里面,在里面经历什么,我也不知道了,只能在出口的小漏斗中,看见出来的被粉碎过的麦子,我能确切地知道麦子进去,没有任何添加。

麦子在里面,不知怎么震动,这是一个物理的过程。就是粉碎的过程。我看到漏斗露出的半成品。再经过泵的吸力,经管道,再回到机器内部,产生循环,也就是说,小麦由粗变细,是一个循环往复的过程,他们经历了一个反复的过程,才变成面。粗粮王面粉我曾有的体验,是农村碾子,把米粒放在三碾上,两石之间滚动,加工成为粗面。也就是说,石器时代的面与电气工业时代的面,是两种工具,结果基本相同,略不同的是粗与细,从麦到面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,我体验着机器内部麦子的折磨过程。

小麦被人送到了机器内,被机器反复的折腾,随着机器的转动,转速加快,估计麦子也有了热,有了温度,这叫动能产生热能,小麦变身的过程,从几毫米的尺度,变化为灰尘一般的粒度,由大到小,它们为了满足人类的需要,就这么献身了,献身之前,粗粮王面粉先粉碎自己,破坏了一个旧我,才能成就一个新我,才能转化为面案上的留用之材,才能下锅,才能被切成面条,进入热气腾腾的锅,才能遇到油、辣椒、香料等其他伙伴会合,才能进入厨房,进入餐桌。他们从种子起,经历几个月的日月风云,雨尘土肥,光合转化,成为一粒米,再经过今天加工,成长为一个一个微尘般的面,这就是生命的变化历程,等他进入了胃之后,再经过酸,菌作用,最后,在肠道内转变,吸收,转化。

我思索着,小麦粒的一生,今天,两个小时的陪伴,我陪着小麦粒,完成了这一次生命的转化。

粗粮王面粉轰隆的电机声,是背景音乐,虽然单调。但我仿佛能听出机器里面跳动的麦粒的震动,那是被摧毁,被打磨的过程,也是欢乐的,跳跃的。

就这么,一分一秒的,我等待了一捧面出炉的全过程,我闻到了麦香,我用双手,抚摸着新出来的面,感受它的柔嫩细滑。

这是一场劳动,带动我体验了劳动者的真实劳作情景。

今天拍了几分钟小视频,这200斤小麦,是幸运的,他们的大部分伙伴没有与我会面的机会,而他们则遇见了我,遇见了文字的我,心灵的我,我融入了面粉,面粉融入了我。

时间已过了午时,我们的粗粮王面粉面粉加工结束了,出来的成果,有发红的面,有发黑的面,有白面,没来之前的那些关于面的知识,关于面的疑惑都解决了,我们尝到了探究面粉知识的快乐。

我的身上已成了面人,裤子上、肩上、衣服上,都是白面,挂了一层白。我做了一回面人,心里乐呵呵的,这个过程,仿佛有迎接婴儿面世的过程,这个过程,是一村一品打造生态小麦面的品牌的初始过程。小麦的全环节,种、肥、植、管、割、运、加、包,一系列社会大生产分工,我见证了生态小麦,原汁原味小麦面的过程。

厨房中咬一口,镘头,很容易,但劳动者的辛苦,谁能体会到呢?

二维码

扫一扫手机端查看

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自互联网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千百姓粗粮王农场的观点和立场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!342591798@qq.com

咨询电话
18603845386
公司地址: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莲池镇刘八庄千百姓粗粮王农场 邮箱:342591798@qq.com
千百姓粗粮王农场,用心种好粮、用心产好粮、用心选好粮、用心做好粮,把放心的农产品送到千家万户中!
Copyright © 2018-2022 沈丘县沃农粗粮王农场 注册商标:千百姓粗粮王®
淘宝店铺:
豫ICP备2022000766号-1  XML地图  技术支持:五色时光  友情链接: